骆驼入侵澳大利亚的故事
Credit:锐景创意

在斯图亚特公路上开车,注视着前方跟热空气一起微微波动的路面,体感上时间会变得很黏稠。John McDouall Stuart,是第一个直线横越澳大利亚,由海边到海边走了个来回的欧洲人。这条国道就是随他的名字,合2834公里,基本上跟当初探索的路线重合,两边都是辽阔的荒原。所以,在这路上目击甚至撞到什么野生动物没啥稀奇。有时你的车靠近,正在路边啄尸体的鹰会抬头瞥你一眼。但老实港,在连续开了三天车后看到的第一头骆驼成功冲击了我寡陋的常识。骆驼?

为了证明自己不是疲劳驾驶产生了幻觉,我还谷歌了一下:这大陆上还真的有许多骆驼。有个政府背景的入侵物种监察网名叫野生扫描,估算目前澳大利亚野外的骆驼数量是一百至一百二十万头,这个数大概每八、九年会翻一番。不过说起入侵,它们又是哪来的呢?

骆驼入侵澳大利亚的故事
Credit:锐景创意

十八世纪以降,殖民的苔藓在澳洲沿海各地渐渐点线成弧,却未蔓延入内陆,主要是因为动机和运力的不足。直到十九世纪,“新荷兰”中间还有个不知道哪来的内陆海。靠着探险家们一点点摸索了上百年,这片大陆上蒙着的雾纱才陆续消散。然后,探险者里有人找到了金矿。进军内陆的热情和需要,随即跟着人口一起猛涨。至于运力问题,要在炎热世界里长途跋涉,牛和马都不合适,选择便只剩一个。

1870至1920年间,两万头骆驼从阿拉伯半岛、印度和阿富汗等地分批出口运抵澳洲,大部分是单峰驼,搭配着一起来的还有两千多名骆驼手。这些能够在凶残曝晒下负重跋涉整个星期不需补水的强悍生物,毫不意外地适应了本地的环境和工作量。而骆驼手们的宗教也是在这段时期落地生根。此刻回头看去,这次骆驼引进在澳大利亚生态和文化上引起的化学反应相当明显,但对其时身在山中的人们来说,不过是种合算的劳力进口而已。

快进到1930年,内燃机等动力源的改良应用,使骆驼运输业急速枯竭。慢性子牲口再廉价耐操,都比不上新式载具。数千头骆驼被人狠心地遗弃在旷野,从此活得特别舒坦,开枝散叶。

由于地广人稀,这批入侵物种造成的环境压力,经过多年滚雪球后才终于引起注意。骆驼脾气不算暴躁,但力量巨大很容易破坏途经的设施,它们无底的胃也不断啃食周边生物的生存空间。

政府决定用枪来控制骆驼数量,但效率似乎不高,2009年至2013年尾猎杀了16万头。这数字出来后很多人不满意,开始运作力量想用杀戮之外的方法变废为宝。昆士兰一个占地3.43平方公里的有机牧场算是这系列努力的成果之一,收容了五百五十头骆驼,专门用来产奶。骆驼奶除了有点咸之外其实也没啥神奇成份,不过因为营养组合跟牛羊奶有区别,所以骆驼奶业的前景还挺乐观。

在查透资料后我还是很难相信澳洲内陆有这么多骆驼。在第一次走完斯图亚特国道全程后我又两次横越大陆,期间都没有再亲眼看到过它们。澳大利亚的旷野就是这样,不用说骆驼,有不少你记得总统名字的国家直接摆进来还能谁都不挨着谁。

原文标题:《The strange story of australias wild camel》,By Ben Lerwill,11 April 2018
本文译自 BBC,由译者 梁兵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已打赏蛋友(2): 打赏 · beefham
0.0
赞一个 (9)
96023

PREV :
N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