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世界各地学校陆续放暑假,欧洲几大著名城市的反旅游运动也在翻起新热浪。巴塞罗那当地人的怨气就特别重,为什么呢?2017年曾入城过夜的游客达三千万人,一百六十多万本地居民只要踏出家门,当场就会被人洪淹没。

欧洲各国都出现针对旅游业的社会运动和“抵抗”组织,有的是尝试堵住这场泛滥全球的资本洪水,有的则致力于把自己的家乡从旅游化火坑里抢救出来。

不少到异国旅游的人都盼望能沉浸当地风土人情,但讽刺的是,越是热门城市,旅游化趋势越强。礼品店、宾馆、游客大巴和夜店,会把旧有的建筑和住民陆续排清。只需要短短几年,这些城市的接敌区域就会变得彼此相似。

旅游区原住民的烦恼可以很深。除了各种声色骚扰之外,他们还要适应飞快变化的环境。恬静街道和熟络小店相继消失,剩下扫不完的垃圾和喧闹,公交上挤满外国人。房产更贵了,搬家只能选生冷地儿,老友亲戚逐渐寥落。

总之,现在旅游真是个国际级问题了。帕尔马·马洛卡、杜布罗夫尼克和巴厘岛这种小地方的容量早就爆满,而柏林、巴黎和京都这些大都会也撑得难受。最近泰国政府发令对玛雅湾进行限流,理由无他,人实在太多。

全球旅游灾,你老家会不会是下一个?

怎样算泛滥?
旺季时会出现道路拥挤;当地人为应付旅游项目需要永久改变作息习惯,放弃曾有的生活——出现这些情形,一个地方就可以算是过度旅游化。

没错,旅游业能带来工作和经济收益,但如果管理方迟迟没有察觉到自己这区域其实有个流量上限,或根本不在乎,膨胀的恶果就会盖过好处。麻烦的是一旦发展过界,就算当地官方已经感受到问题在变严重,亦很难独力让旅游区降温。此刻环顾全球,也没有哪个地方有改善迹象。那些有幸还未成为热点的漂亮城镇,目前都在瑟瑟发抖。而部分别无办法的原住民,就把仇恨直接指向外国人,滋生冲突。

怎么办?
看起来控制人流是件注定失败的苦累活。不少城市想通过针对性地修改税法、增加罚款项目以及改变营销策略,以筛掉“低端”游客,尽量只吸引那些钱包和修养都饱满的人。但实际操作起来风险不小,如果旅客流量下降太过剧烈,当地早已为旅行特化的各行各业会立刻萧条,各路资本抽身退出,而搬走的本地人又不回来,地方可能就会彻底枯瘪。

真正的恶龙是笼罩全球的旅游业,但这家伙随着交通技术的进步,时至今日鳞甲坚硬,怕是没有什么势力能单刷了。游行抗议无法减少游客。写满一墙“全他X滚回家”,也只会引来新一批游人停下取景。像万有引力一样,你尽可以责怪宣泄,但下次踏出悬崖的时候我们的加速度依然会是9.8。

还未沦陷的城市,在发展旅游业前应当更谨慎了。把本地原住民的福利放在首位,而不是向资本无底线屈服,完全不顾自身的客流容量一味迁就——城镇村落是人安居乐业的地方,这原本是很普通的道理。

要是下次出去玩被当地人甩脸色,你能猜到是为啥了吧

原文:《Overtourism: a growing global problem》,July 18, 2018/有删改整合
本文译自 theconversation,由译者 梁兵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已打赏蛋友(1): 大龄进城务工女青年
3.0
赞一个 (3)
98168

PREV :
N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