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尼苏达的醉鸟儿
如果有一天,你遇到我们,摇摇晃晃,俨然酒鬼的模样。并不是酒多好喝,而是因为生活所迫。

美国中西部地区的一些鸟儿最近可谓是“醉生梦死”。

明尼苏达州吉尔伯特地区,当地老鸟儿们在胡吃猛塞了几顿浆果后,行为有了异常,它们有的往窗户上飞,有的猛撞汽车。

不要说它们是在磕爽嗨。

可能从人类的角度来看,它们这些无厘头的行为看上去既无大碍又很可笑,但是从它们自己的角度来看就不是这么回事了。人类是罕见的小部分物种之一,非得定期要让自己神经错乱一会子。 当然我们也听说过一些动物醉酒奇闻,比如吃马鲁拉果的晕头大象,啃烂苹果的醉驼鹿,过量饮用果汁朗姆酒的加勒比醉猴儿,但是在实验室条件下,大多数动物是不好这口儿的。另外一些物种则是属于那种能够控制体内酒精含量的。人类则不同,当他们有意拼酒时,他们和傻逼鸭子并无二致。

明尼苏达的这些鸟儿之所以醉醺醺的,其中原因可能是霜来得太早了。据吉尔伯特警局的一份报告说,一般情况下,在当地浆果经过霜冻开始发酵时,大多数的鸟儿都已经飞向南方了。但是今年的霜来得早了些。 警方尚未确认哪些物种因此受害,但是大家都发现当地的太平鸟因为食用浆果时机不当而又重蹈覆辙。

哥伦比亚大学的一位动物行为学教授詹森说,“这些个鸟儿要进行一次漫长的迁徙,运动量相当于一个人来回跑15场马拉松。”马拉松运动员在跑之前当晚喜欢来一次大餐,准备迁徙的鸟儿也像他们一样,会在南迁之前招待一下自己。不幸的是,今年的怪天气破坏了它们的能量源。

常有报道说,动物因吃水果而醉。瑞典的驼鹿在服用过量发酵苹果后玩起了3P。但是科学家对此却表示怀疑。也许鸟儿会醉果,但是对于一头壮实的驼鹿而言,难道二十来个苹果就能让它乱性么?瑞典的十几个研究员均表示不可能。

同样的还有所谓的醉酒大象故事。非洲的马鲁拉果在一定环境下发酵以后确实会产生7%的酒精量,但是实际上要让一头大象感觉有些醉意,一天就得获取55升的果汁,也就是吃1400个这样的水果。在实验中,大象只能接受一点儿7%或更低酒精含量的糖水鸡尾酒,这还是研究员们连续12小时不给它们水喝的情况。而且这些动物就算是热得不行,也不会喝酒精含量超出10%的东西。

这些物种要么是身形巨大,没有那么多水果让它醉,要么本身就排斥酒精。詹森推测这些奇闻异事不过是一些好事者的直观浅见,他们只是看到这些动物的行为表现得怪异罢了。“他们这些人是站在人的角度来观察这些动物的。”

除非在自然和环境的逼迫下,太平鸟和大象不愿意变成醉鬼。不过也有一些动物选择时不时小酌一番。比如生活在马来西亚的树鼩,以棕榈花蜜为食,它们可以稍微摄入0.5%的酒精量。就这么点足以让一只树鼩陶醉三个夜晚了,只是你很难看出它们有醉的迹象。

某些种类的蝙蝠,体型很小,喜食花蜜。2010年一个研究组喂食蝙蝠一种糖水酒水混合物。他们发现这些蝙蝠在酒精摄取量达到0.3的情况下依然能身形矫健,不妨碍它们暗送秋波。研究人员得出结论认为,如果物种赖以生存的食物本身含有酒精,那么新陈代谢机制就能相应得到进化。“如果醉酒能让生物更容易嗝屁,”詹森说,“那么自然选择之力会创造出可以良好控制体内酒精量的物种。”

但是,对于那些需要酒精的动物而言,如果自然选择之力可以强化它们的肝脏,并且把酒醉当作害群之马,那么究竟为什么人类要饮酒呢?加勒比圣基茨岛的醉猴儿们或许能给我们一些启发。这些猴子会从游客的杯子里啜饮朗姆鸡尾酒。

90年代的时候,为了探究灵长类的饮食习惯发起了有一系列实验,人们发现它们的饮酒模式与人类十分相似,即“有些是刻意避免饮酒,有些是感觉晕了便浅尝辄止,有些则是凶饮的酒徒,”詹森提到。其中一次样本数量为1000只的研究,其分布比例分别为,15%,80%和5%。

猴子们的喝酒原因尚不明确,但是有一点它们跟人一样,不在乎禁酒令。300多年以来猴子所居之地常有含糖丰富的藤茎(这些东西经常燃烧,发酵),那些用朗姆酒和糖浆捉猴儿的民间故事可以上溯到20世纪初。按照正常的逻辑,詹森推测,“糖”才是个中缘由。“这些动物会问问自己‘这玩意是不是高能量?’。所以甜酒的出现实在是出乎进化之意料之外。”

作为体型稍大的两足灵长类动物,我们也会因类似原因而有酒瘾。有一种说法是,我们所以品尝酒类,是因为它代表着成熟营养丰富的水果。也可能是酒这玩意儿会让人产生饥饿感,进而促进我们对卡路里的获取。无论如何,如果你生活在这样一个世界,你发现这个世界里最让人陶醉的事情就是一颗稍稍腐烂的苹果,那么任用本能其实也并无大碍。 直到公元前六世纪,史前中国人发现了酿酒之法,先前所享受的发酵物才成为一种健康危害品。迄今为止,人类并未能进化出像蝙蝠那样的饮酒之力,对于酒精中毒这一现象,一些生物学家归之于一种“进化型宿醉”。

任何一只已经挣扎着飞向远方的明尼苏达鸟儿怕是都要举双翼赞成。但是对那些没能飞起的鸟儿们,作为有着9000年醉酒经验的我们,就有必要帮它们一把。在加拿大育空地区怀特霍斯市的一个镇上,常有醉鸟儿情况,这个镇子专门有一个醉鸟儿收容所,为这些醉鸟儿配备了仓鼠笼和法兰绒毯子。

如果吉尔伯特的好心人碰到一只醉鸟,也可以效仿此行,搞一个类似的安全空间,让它们睡上一觉。鸟儿们往往是被所摄入的东西给吓坏了,让它们在带孔纸箱里冷静一会儿醒醒酒,然后它们就能展翅南飞了。

本文译自 popsci,由译者 Macondo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7
赞一个 (4)
99428

PREV :
N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