并不仅仅是你想的那样,我们的确正在经历比现代以来任何时候都要更危险和极端的气候事件,仅仅是这个夏天,我们就要面对创纪录的热浪、山火以及迄今为止最强大最不同寻常的飓风季节之一。同时我们可能不得不习惯这些事情成为我们日常生活的一部分。

根据周三发表在《Science Advances》上的最新研究发现,到2100年北半球每年夏季极端天气的发生几率将上升至平均50%的概率。这只是保守的估计,这项研究的研究小组成员认为,到本世纪末,极端破坏天气的持续性可能会超过三倍。

宾夕法尼亚州州立大学的气候科学家、新研究的主要作者迈克尔·曼恩说:“我们在2018年遇到的夏季极端气候是气候变化对气流造成影响的结果。”全球变暖正在使得我们的大气流动变得混乱,这反过来又使得控制天气的严重程度和频率的自然周期变得更长。我们的研究表明,如果我们不减少碳排放,未来的情况可能会变得更加糟糕。我们任然有足够的时间来减少碳排放以防止这一问题出现任一显著恶化状况。

大气环流包括海洋上高空流动的风,他的运动是受到了寒冷的极地与热带之间气温差异的影响。极地的变暖使得这种气温差异的影响缩小了,因此导致了流动的减缓。

与此同时,极端天气和高温高压造成了干旱和野火的出现;同时低压引起的强降雨和洪涝灾害。这两种情况分别位于大气环流系统的“波峰和波谷”之中,曼恩说,“波峰和波谷越大,高压和低压机制越深,天气就会越极端。”

环流在往南方流动的时候也随身携带着这两种气候机制,但是当他在夏季因为温差减小而减缓时,极端天气就有可能会在某一地区某一时间段内多次出现,从而产生危险的,难以适应的情况。作者称这种情况为准谐振应用(QRA)。

气候研究非常的广阔,但在准确评估变暖的气温如何扰乱大气环流以及这些影响如何传播到后面的具体长期极端天气方面,还存在一个漏洞。曼恩和他的团队试图填补这一漏洞,并设想建立一种更为严格的方法来链接这些关系,并将气候变化与夏季极端天气增多之间的线索联系起来。

在最新的研究中,曼恩和他的同事们创造了新的气候预测模型,表明北半球环流减速引起的极端天气很可能在2100年前增加50%,尽管模型的预测绝对范围可能有变化,增幅和降幅之间的差值超过200%。这部分剧烈变化是由于缺乏长期的数据支持,这些数据和模型任然能很好地解释影响气候的复杂变量关系。

“我们的研究表明这种效应在当代气候模型中没有很好的体现出来是因为这些气候模型低估了气候变化在夏季极端天气事件中的
作用。”曼恩说。这项研究目前只研究了北半球夏季天气的情况,但该团队现在正在调查南半球环流减速的情况。

减轻这些影响的最简单的方法是限制气温变化,减少温室气体将是最合理的开始步骤。曼恩还认为,减少煤碳燃烧,将防止二氧化硫释放到空气中并形成气溶胶,也可以显著帮助补救环流减速的情况。总的来说,研究小组建议做出努力,大幅减少化石燃料的燃烧,并将全球温度变暖限制在比工业化前水平低2摄氏度以下。

然而,这些研究结果都不应该从表面上简单考虑。除了作者自己提出的不确定性之外,“在全球变暖中,环流异常的趋势是一个激烈争论的话题,比全球变暖本身更有争议性,而且新的研究正在不断地涌现。”芝加哥大学大气动力学教授Noboru Nakamura说。他还说,他并不是针对这项研究,主要的问题是还有许多其他的因素影响着大气中力的相互作用,试图在这些条件和环流异常之间划一条直线是很困难的。这比评估二氧化碳排放量和表面温度之间的关系要困难得多。因此,科学家们不得不接受作为指纹线索的代理测量值,而指纹并不总是最强有力的证据形式。(在这种情况下,QRA出现的指纹线索是在表面温度下)。

此外,Nakamura教授还指出,在这项新的研究QRA中,环流-极端天气联系的机制并非没有争议。“理论是合理的,”他说,“但在我看来,很难用数据来准确的证明二者之间的关系。

“虽然这篇特别的论文暗示了环流行为与夏季极端天气的大幅增加有相关,虽然作者可能是正确的,但我觉得需要更多的工作才能得出一个明确的结论,”Nakamura说。他把新发现比作一个工作难题,而不是一个解决方案本身。

虽然科学家可能有不同的方式来解释这一最新数据,但有一个明确的共识是:如果我们不采取有意义的行动来应对气候变化,事情只会变得更糟。好消息是,还有时间

本文译自 popsci ,由译者 利维坦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5
赞一个 (3)
99842

PREV :
N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