伦敦地铁的隧道里有个广告,标语是“ED死了”,旁边是一张健康的男子壮年时的照片。下面用小字体写着“别担心,ED不是一个人。是关于男人的事,它是勃起功能障碍的简称。”海报上宣传的是一种新品牌的西地那非(通常被称为伟哥),我们认为它或许能解决问题。但是,就目前情况来看,ED还远没有死。

曾经,伟哥的核心市场是健康状况不佳的老年男性,但根据最新的研究和调查,14%到35%的年轻男性患有ED。“直到2002年,40岁以下男性患ED的比例在2-3%左右。自2008年以来,获取免费高清色情影片变得轻而易举之后,这一数字一直在稳步上升。越来越多的临床和坊间证据表明,色情作品是导致ED的一个重要因素。

克莱尔·福克纳(Clare Faulkner)是伦敦市中心的一名性心理治疗师,她认为勃起功能障碍与色情作品滥用有很大关系。“我现在的客户都是20出头的年轻人,”她说。色情作品的部分问题在于它是一种“分裂的体验”,刺激来自外部,这让你很难去感受自己的身体。而且,这也形成了“男人坚如磐石,女人随时准备做爱”的神话。

单独观看色情作品的人习惯了完全控制自己的性体验——福克纳说,这一点“与现实世界不同”。当他面对一个真实而复杂的人,面对性对象的需求和不安全感,可能会让他非常反感。

在专门讨论色情导致勃起功能障碍(PIED)的在线论坛上,成千上万的年轻男性分享了他们停止观看色情作品的艰难历程,他们从软色情到硬核色情的发展历程,以及他们在建立现实生活中的性关系时所面临的障碍。很难直接证明色情导致ED,但这些证据支持临床文献的发现:如果男性能戒掉观看色情作品的习惯,现实中,他们的性功能障碍可得到不同程度的缓解。

一些年轻男性已经开始了他们的自我支持运动,比如由亚历山大·罗兹(Alexander Rhodes)在美国创立的NoFap(“戒掉自慰”)。(夏普注意到,现在的年轻人“把自慰等同于色情——他们不懂得将二者分开看待”。)现年29岁的罗兹在11岁或12岁左右开始观看网络色情。“我是第一代在高速发展的网络色情中长大的人,”他在最近的一次在线讨论中说。

当他19岁开始做爱时,他继续说:“我无法在不想象色情的情况下保持勃起。我的性教育来自高速网络色情。去年,他在美国国家性剥削中心(National Center on Sexual Exploitation)举办的一场活动上对观众表示:“美国和许多发达国家的儿童正被网络引导,接触色情内容实际上是强制性的。”

罗兹很小的时候就开始看色情片,这并不罕见。2016年至2017年,英国米德尔塞克斯大学(Middlesex University)对11岁至16岁儿童进行的一项研究发现,48%的儿童在网上观看过色情作品。其中,绝大多数人(93%)在14岁之前就看过。

60%的孩子第一次是在家里看的。今年早些时候发表在《色情研究》(Porn Studies)杂志上的一项爱尔兰研究发现,52%的男孩在13岁或更小的时候开始观看色情作品并自慰。夏普说,社交媒体是一个门户。“色情明星有Ins账号,所以他们让孩子们在Ins上看他们,点击一两次链接,你就能看到色情片。12岁或13岁的孩子不应该看赤裸裸的描绘成人性行为的作品。”

奖励基金会不是一个反色情组织,夏普说,“但是过多的色情正在改变孩子们的性唤起方式。”这发生在他们的性格形成时期,“在这个年龄,他们最容易受到精神健康障碍和上瘾的影响。大多数成瘾和精神健康障碍始于青春期。发表在《性行为档案》(Archives of Sexual Behavior)杂志上的一项研究表明,色情作品观看率的上升至少可以部分解释为什么千禧一代的性生活比上一代人少。

盖比·蒂姆是色情康复组织Reboot Nation的创始人,他公开讲述了自己的经历。23岁时,“我试图和一个漂亮的女孩发生性关系,一个我非常喜欢的女人,但什么都没发生。我感觉不到任何生理上的刺激,一丁点也无法勃起。”

福克纳说,就像其他上瘾一样,“人们需要更大的剂量来获得快感。它总是在提高刺激阈值,以获得同样的兴奋。这意味着他们观看的东西会变得越来越硬核,也更可怕。当研究人员研究强迫性色情滥用者的大脑时发现,他们的大脑变化与其他类型的成瘾者相同。

一些人仍然认为年轻男性的勃起障碍是一种类似怯场的行为,但夏普说,虽然对一些人来说可能确实如此,“我们从临床医生、性治疗师和处理强迫性性行为的人那里听到的却是,80%以上的勃起问题与色情有关。“奖励基金会一直在与英国各地的医疗从业者开展研讨会,发现医生们甚至没有考虑询问男性患者是否有观看色情作品。夏普说:“医生给病人服用伟哥,但对很多人都不起作用。这不是在解决根本问题。”

当药物不起作用时,一些年轻男性接受阴茎植入物治疗(植入阴茎的假体有助于勃起)。甚至有一名病人植入了两个这样的假体。没有人想过要问他关于色情作品滥用的问题。

夏普回忆说,在最近一次学校访问中,一个十几岁的男孩问她,每天对着色情片手淫多少次比较合适?“他们一直在看色情作品,”夏普说,“但是没有人告诉他们这是不对的。”

本文译自 The Guardian,由译者 Mork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赞一个 (16)
102073

PREV :
N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