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国会议员可以免费看色情杂志。

如果你被选入美国国会,每个月你都能免费得到一本《好色客(hustler)》——不管你愿不愿意。Larry Flynt从上世纪80年代初开始向每一位国会成员送杂志。议员们试着阻止杂志的派送,但是州地方法院判决这样会违反Flynt向政府请愿的权利。

2、之所以会有《星际迷航5:终极先锋》是因为William Shatner(Kirk船长的扮演者)嫉妒Leonard Nimoy(Spock的扮演者)。

Shatner合同中的一个条款确保了他和Nimoy拥有同样的权利。所以既然Nimoy已经指导了好几部《星际迷航》电影,Shatner说也该轮到他来导一部了。由于当时的他沉迷于电视福音布道,所以第5部影片也是关于这个的。

3、在维多利亚时期的英国,胡子被认为可以过滤灰尘。

在19世纪50年代,英国医生开始建议人们蓄起浓密的胡须来作为保证自身健康的一个方法。这个理论是胡子可以过滤掉空气中的杂质,以及当时发现的一些致病的微生物细菌。

4、米开朗基罗在画作中报复准审查人员。

米开朗基罗在西斯廷教堂中的作品《最后的审判》收到了一些尖酸刻薄的批评——其中为首的就是教皇的礼仪总管Biagio da Cesena,说这完全就是色情作品。作为报复,米开朗基罗偷偷将他画成了一个长着驴耳朵、丁丁被蛇咬着的恶魔放入了作品中。

5、接受气候变化的共和党人数比你想象中的要多。

共和党人以否认气候变化著称,但是他们中三分之二的选举人都接受它是一个真实存在的问题。57%的共和党认为二氧化碳的排放应被控制,75%的共和党认为应该资助清洁能源研究。在最年轻的年龄组中,这一数字则更高。

6、迪士尼的重拍真人电影就是在欺负原版的创作者。

无论什么电影被重拍或者改编,原电影的创作者必须得到补偿——除非这个电影是动画片。这些通常不受美国编剧协会的管辖,因此迪士尼不用支付补偿款也可以重拍原作者的作品,甚至署名也不用。

7、复活猛犸象能够帮助抵御气候变化。

俄罗斯科学家Sergey和Nikita Zimov相信,重新将猛犸象带回西伯利亚草原能够改变地貌并且防止永冻土融化释放出大量二氧化碳。这不是什么一拍脑门想出的主意。哈佛大学的基因学家目前正在尝试制造出一个猛犸象-大象的混血种。

8、美发产品的广告全是特效。

洗发水广告里的头发经常美的不切实际,因为本来就是假的。全都是特效。里面模特头发是被人为控制的,会用胶带、鱼线或者烟斗通条来固定到特定位置……甚至有人会穿着绿色紧身衣来让头发恰当的飘一下。

9、玉米无处不在。

食盐中含有的葡萄糖是玉米做的。瓶装水中添加的矿物质来自于米。沙拉里有玉米,它们还被喷到水果以及所有加工食物的上面。在一些塑料袋和餐具中也有玉米。薯条、鱼、牛奶、牙膏、蜡笔,玉米无处不在。对玉米过敏基本上相当于放弃了现代便利。

10、“超级月亮”就是在骗狗呢。

每年你都能看到一大堆关于即将上演罕见超级月亮的文章。但当你真的仔细看时,你会发现它只是比平常的月亮稍微大那么一丢丢。而且也根本不罕见。随时随地都在上演,只不过不是满月的时候没人会注意到。

11、大峡谷博物馆已经辐射游客好多年了。

如果你在2000年后参观过大峡谷的博物馆,你或许已经受过放在标本展旁边的3桶铀矿的洗礼了。还不清楚这些桶从哪儿来,直到2018年的时候人们才意识到它的放射性。

12、泰国部队的征兵和《饥饿游戏》差不多。

每年泰国军队都会发起一个抽奖,奖品是两年的入伍服役。获胜者并不会拿到什么轻松的工作——条件很残酷,而且应征士兵还会受到本用于惩罚轻微犯罪的刑罚的折磨(有时候会折磨致死)。许多士兵选择了逃跑或者行贿逃避服役。

13、有一些大名鼎鼎的电影制作人是以拍色情影片起家的。

如今,从事色情影片的人跨界到主流电影比较罕见,但是在过去并并非如此。Francis Ford Coppola(代表作品《巴顿将军》《教父》)的第一部影片是名为《Tonight for Sure》的裸体影片。而《沉默的羔羊》的导演Jonathan Demme则以一部女同剥削电影《Caged Heat》开始了职业生涯。

14、排毒茶对你的健康害处很大。

Ins上的网红名人对代言可不挑食,而他们推的一些产品可没有吹得那么好。排毒茶只不过是换了个名头的泻药,你掉的体重不是肥肉而是水分。你真想拉到脱水,只因为卡戴珊说管用?

15、婴儿潮出生的人比千禧一代对手机更上瘾。

根据一项Nielsen的全球调研,婴儿潮时期出生的人们比年青一代更喜欢在吃饭时看手机。婴儿潮时期出生的人中有52%会在吃饭时看手机,作为对比,千禧一代中只有40%,而Z时代中只有38%。

16、如果一栋房子闹鬼,你需要依法公开。

鬼是不存在的,或者说至少它们不喜欢照相。但是法律可不管这些:如果你曾经公然宣称你的房子闹鬼,美国许多州要求你也要对买家坦诚相对。这都来自于纽约Stambovsky对Ackley的真实案例。

17、John Roland Redd用另一个身份活了一辈子。

对于非洲裔美国娱乐表演者来说,19世纪40年代并不是一个好时代。因此Redd便改头换面造出了Korla Pandit这个身份——一个来自新德里的音乐奇才。他用这个身份开拓性的拥有了一个跨越数十年的职业生涯,他一直将自己的真实身份保密,私底下也一样,直到1998年去世时才公诸于世。

18、把牙全拔光曾被认为是一个健康的礼物。

19世纪和20世纪初的口腔卫生标准并不是很好,很多人年纪轻轻就戴上了假牙。把牙齿完全拔除术当做礼物赠送给年轻英国女性也是屡见不鲜。毕竟戴一副假牙总比真牙慢慢烂掉要强。

本文译自 Cracked,由译者 Diehard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已打赏蛋友(1): anata
赞一个 (12)
103474

PREV :
N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