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前交代:原文附于漫画《风之谷.卷一》的末尾,日、英两版都是。本文译自英文版,不是纯直译,细部有添补换位但文意没有改动,译者自己的碎话都搁在括号内。里头提到的奥德修斯遇难出自史诗第六卷,岛叫Scheria,也有版本作Phaeacia

瑙西卡(Nausicaä),是《奥德赛》里提到的公主,出身自一个叫费阿刻斯的小民族。(费阿刻斯,phaeacian实际读音接近“fishian”)伯纳德·埃夫斯林(Bernard Evslin)编著的希腊神话辞典有出版日译,就是从那部书上,我第一次读到了她的故事,从此念念不忘。后来我开始读《奥德赛》,找到了有她的段落,却很失望。原著里那位公主的心性和行事,压根没有埃夫斯林辞典里描摹的那么饱满灵动。所以就个人来说,我心目中的瑙西卡依然是埃夫斯林刻画出来的那个姑娘。我敢肯定他特别钟意这人物,宙斯和阿喀琉斯的词条都只给了一页,为瑙西卡他却写满了三页。

在埃夫斯林笔下,瑙西卡美丽开朗,腿脚迅捷。喜欢唱歌,擅奏竖琴。虽然心思敏锐,却对络绎不绝的求婚者视若无睹,也不讲究物质享乐,而是更愿意逗留在野外。大难不死的奥德修斯被海浪冲上了费阿刻斯人的海滩,赤身裸体血迹斑斑,把当时正在海边濯洗衣物的女仆们吓得四散奔逃,原地只剩下一个姑娘没跑,不慌不忙上前把他摁住了处理伤口,安抚他的精神。这就是瑙西卡。

国王这边虽然把奥德修斯接纳为客,相处融洽,但又不禁担心这么一个沧桑英伟系猛男会拐跑自己这小地方的明珠,言谈间暗示奥德修斯该自觉走人,而后者也相当有默契。(在神话传奇里,古希腊有很严的宾主礼。主人这边请客入门后,冒犯或暗算,都会惹到主理这事的宙斯)

瑙西卡也没什么表示,只是眺望他船的影子,在海尽头淡去。后来,据说她没有嫁人,而是一个个国家游历而去,沿途为人们唱奥德修斯,唱他的为人和他经历的奇事。(有考据认为《奥德赛》作者就是瑙西卡,或至少原素材作者里有她。因为有些生活细节,旁人不太会在记叙里着墨,唯有写自己的事时才会不经意落进去一些)

埃夫斯林评价道:“在奥德修斯那历尽风霜的辽阔心脏里,有一个特殊的角落留给了瑙西卡。”

她常会让我想起一个日本女孩的事迹,没记错的话,应该是《今昔物语》里的故事。那姑娘是贵官之女,好事者称其为“爱虫姬”。周围的人都觉得她头脑不大正常,因为这女孩临近出阁之龄还是没个正型,成天往野地里跑,还老喜欢观察虫蛹化蝶。她既不刮眉毛又不肯涂黑牙齿,完全不像同龄同阶层的女孩,据物语所载,当时大家都觉得她样貌特别怪异。(提中纳言物语篇的“虫めづる姫君”)

要是生在现代,就只是个小有特点的姑娘吧,能平顺融入人群之中。在我们的世纪,对昆虫感兴趣很平常,喜爱自然环境的人更是大有人在。但在《源氏物语》和《枕草子》的时代里,她不会是个受欢迎的人。我读到爱虫姬时年纪尚幼,但也忍不住为她的人生感到忧虑。

她不顾社会规限,放任自己登山涉水,追云穿叶。我总是好奇她成年后是怎么在贵族社会里生存的。现代,要找到个能理解并且爱她的人不难,但在布满禁忌的平安时代(794-1185)则完全是另一回事。(是惨,但只是贵族的惨)

没有瑙西卡那么幸运,爱虫姬未曾遇到自己的奥德修斯。没有歌谣,没有历险,也没有可以独行的远海他方,只有一个平安时代四面合围。不过,我相信她跟瑙西卡一样有闪耀的本质,只是命里缺一个浑身带血的落难英雄,一点星火。

不知不觉间,这两个姑娘的形象在我心里合二为一。

在Animage社各位同仁的鼓励下,我才开始着手铺《风之谷》的设定。很久以前,我就认定自己没有做漫画的才能,早就放弃过。现在成品出来了,我才再次苦涩地认识到自己之前的判断没错。可事实既成,亦别无指望,只一心想让这女孩在我的故事里能取得自由,以及欢欣。

闲话:
你会在所有宫崎女主的身上看到瑙西卡。年幼的、会魔法的、用血画妆的,都有一颗生猛的内核随着剧情推展逐渐放光,别的吉卜力女孩身上倒不一定有。另一边,奥德修斯有时头上长角,还是口吐鲜血奄奄一息,有时则开着自己凑的飞行船,冲向鸣雷的黑云。

风之谷动画的内容量大概等于这套漫画的两卷,剧情差别很大。或者你小时候看的版本叫娜乌西卡,都是音译填字,用不着讲究。除上文提到的来龙去脉外,nausicaa这名字单独拿出来看依然取得贴切。词源上,nau可以是nautical的nau,这部首意为“与海相关的/海事的”;sicaa里sic是seek的变形,本身又跟seeker基本同音(日语念更分不出来),这样字面上一拼就是“海的探索者”,而故事的舞台,就是全面核战后处于缓慢净化中的腐海。当然,作者取名字的时候,可能压根就没考虑这些~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已打赏蛋友(3): Garney · Hongkai · sorry
赞一个 (25)
103768

PREV :
N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