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业怪咖尼古拉斯·凯奇就是字典中“不切实际”的完美诠释。1000名学者和神秘主义者花费了1000年的时间详查这名超现实主义艺术家的职业生涯,却仍未能得出一个合乎逻辑的结论来解释为什么他会选择在一个80年代的青少年喜剧中戴着丁日鼻子只出演了5秒钟。但是如果这能安慰到你的话,其实凯奇也承认自己完全不清楚为什么自己总是会用一种极度的神秘感让一切变得疯狂。这就是为什么他会耗尽一生来寻求答案。

对了,还有圣杯。

那些自以为已经听过所有尼古拉斯·凯奇疯狂故事的人就TM是一个傻子。在近期《纽约时报》的一次采访中,凯奇漫不经心的透露出一个会被别人称作足够一辈子混乱疯狂的但是在他看来只不过是又一个“平常星期二”的消息。但是我们对他差点死于双胞胎眼镜蛇之口没多大兴趣,也不感兴趣他是如何说服《异教徒》的导演让自己穿着棕熊外套上演经典表情包般的蜜蜂戏,更不感兴趣他是如何用大富翁游戏说服约翰尼·德普成为演员的。我们真正感兴趣的是尼古拉斯·凯奇的新身份——圣杯猎人。

我们已经聊过凯奇痴迷于买古董(还有大楼,我们可不能忘了还有大楼)导致他因以27.6万美元的价格买下一个恐龙头骨化石和竞拍失利的李奥纳多·迪卡普里奥以及蒙古国政府结仇。(拍下来以后才发现是卖家从蒙古偷来的赃物,后来凯奇将头骨化石归还给了蒙古。)但是在这次采访中,凯奇证实自己将会化身“印第安纳琼斯博士”全身心的搜寻人类古代的神秘文物;在他拍摄《恶灵骑士》的时候,就在穿的皮夹克兜里装了一个绿色的迷你石棺(一个来自古埃及的正品文物),这样他就能吸收其中蕴含的古代宗教之力来哄骗自己相信自己就是一个真正的恶魔。

但是最吸引人的是当凯奇承认他花费了相当大一部分时间来调查和搜寻《国家宝藏》式的传说中的圣杯——也就是耶稣最爱的办公室马克杯。为了寻找圣杯,凯奇的足迹踏遍了整个英格兰以及传说中亚瑟王的埋葬地格拉斯顿堡(他说这里的水“味道和血差不多”),他还跑到了新世界的罗德岛州,就因为某个陌生人告诉他说圣杯可能最后到了这里。

凯奇一直没有找到圣杯(不过他的确在罗德岛州买了一栋楼),这使他总结说:“除了地球本身,还有什么能是圣杯呢?”这也相当于变相的承认了他一路上交到的新朋友才是真正的宝藏。

本文译自 Cracked,由译者 Diehard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赞一个 (11)
104227

PREV :
N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