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约80年前,在临床报告中首次出现自闭症这一疾病名称以来,有越来越多男性儿童和成年人被诊断为自闭症谱系患者,而女性患者则十分罕见。到现在也没有人能够找出其中的原因。

今天,由心理学家Simon Baron-Cohen首先提出的、最受欢迎和常被引用——同时也是最具争议性——的假说之一,“极端男性大脑”(EMB)理论认为,子宫内高水平的产前激素可能导致婴儿出现过度男性化的特征,例如缺失理解他人情绪的能力。

该理论在许多不同层面上存在争议。显然,人类社会不会允许操纵孕妇的产前睾丸激素水平,利用人类胚胎进行人体实验,所以之前的大多数都属于相关性研究。更重要的是,此类研究往往样本量都很小且结果不一。例如,2011年由Baron-Cohen共同撰写的一项研究仅有16名年轻女性受试者。研究发现,如果直接为受试者施用睾酮时,会降低他们在情绪阅读测试(RMET)中的表现。此外还发现,第二和第四指的比(称为2D:4D比率)与女性对睾丸激素的敏感性相关——但其它研究又得到了相悖的结论。

多伦多大学的神经经济学家Amos Nadler和同事深入研究,安排了两项随机对照实验,样本量分别是2011年时的15倍和25倍。他们还决定只用男性受试者,因为男性被诊断患有自闭症的概率大约是女性的4倍。

迄今为止,该课题下规模最大的一项实验,随机为643名男性参与者提供睾丸激素或安慰剂。

第一组243名志愿者,先测量其基线睾酮水平,然后完成认知移情测试的前半部分。然后摄入激素药物或安慰剂,并完成剩余测试。

第二组400人,设置了相同的例行程序,但这次使用滴鼻剂形式的药物和安慰剂。同时测量了每组参与者的手指长度。

“我们的研究表明,睾丸激素水平与理解他人和移情能力之间没有因果关系,缺失后者是自闭症谱系障碍的标志性症状。”Nadler告诉ScienceAlert。

莱顿大学的Peter Bos主要研究激素对大脑的影响,他认为Nadler的实验令人信服,“这项工作肯定令人印象深刻,因为它似乎是经过了精心的设计,样本非常大……令人信服地表明,在男性中,使用单次睾酮素对RMET表现没有影响。但我们应该更加小心地使用结论。”毕竟,研究人员无法直接审视自闭症患者的大脑。更重要的是,像RMET这样的测试经常遭受批评,因为它们实际上需要参与者调用情感认知之外的广泛技能,且通常不被用作临床诊断。

虽然钦佩作者的努力,但Bos说他很惊讶:如此大规模的项目,竟然没有纳入女性对象。睾丸激素被认为是塑造性别差异的重要原因。例如,男性,尤其是具有高自闭症特征的男性,可能在认知移情测试中表现不佳,在服用激素之后也不会变得更糟。然而,女性对睾丸激素往往更敏感,因为她们的移情上限更高。

“我认为‘EMB已被推翻’的说法还为时过早,”Bos告诉ScienceAlert,“但它确实表明,这个故事比我们之前假设的还要复杂得多。”他说,如果在女性中复现了实验结论,他就更愿意支持这种说法。

具体报告发表在《皇家学会学报B刊》上。

本文译自 sciencealert,由译者 majer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赞一个 (1)
104671

PREV :
N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