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我要这样活着?”Ayumi Tomita不停地问着自己。

不只她这样。在日本上班似乎会让人除了睡觉根本没精力和时间干别的事情。

她跑到了关岛去度假。阳光明媚,碧海喜人,时间在这里似乎被拉伸到足够放下所有的可能性。“我应该吗?”这个想法不断浮现在她的脑海里:为什么我不来这里生活?

随后出现了一个机遇。她遇见了一个人,那个人认识一个想要转让服装店的人。“我该不该?”不去做的理由很充分。她是一个公司白领,从未自己开过店。她需要一个工作签证,还要一个营业执照。这也就意着,她为了追求自己的梦想要放弃已有的全部,而且就算只是一个热带小岛,她的未来也都充满了未知。

当时她已经30岁了。时间不等人。她决定冒一次险。

那已经是10年前的事了。Spa!问她说:“有回日本的打算吗?”她回答说没有,但也并非毫无迟疑。她想起了自己年迈的父母,还有生病时会孤身一人。日本的确也在呼唤着她——只不过没有那么强烈。她的店很成功,她现在的非工作时间就是非工作时间,而在日本情况却不常会这样。在可预见的未来中,她还会选择留在这里。

Spa!指出,这是一个趋势,而且速度正在加快。越来越多的年轻人会问日本的那份苦差事能给予他们什么,而实际上答案都是“什么也给不了”。Masahiko Habano(化名)即便在读书的时候也知道自己要去国外工作。有三点动力驱使着他:工作,家庭和足球。他知道在日本工作,几乎没有时间去照顾家庭,更不用说爱好了。

现在他30岁了,已经定居在了波兰——已婚有子,还是当地一家足球俱乐部的成员。

他的工作时间是从早上8点到下午4点,几乎不用加班。晚上会去踢足球,晚餐的时间又会和家人一起吃晚饭。

他毕业以后找工作的关注点是:这家公司是否有国外分部?他选的那家公司是一个金属加工生产厂,选的非常对,因为它的确有国外分厂。6年前,公司将他调到了波兰。他在这里成了家,买了房,虽然工资不比日本高,但是他觉得这样的生活更富有。“在政治上和经济上,日本似乎在大约10年前就已经停滞不前了,”他说,“一年前我的孩子出生以后,我的这些感觉就更强烈了。”

42岁的Hiroyuki Nishimura也很同意。他在巴黎舒服的住了4年,说:“身处海外再来看日本的经济和政治,我看到的是工资低,没有自己的时间。生育率很低。喊着要改革,但是什么也没变,因为根本没人在做。整个日本的社会似乎都被鸡毛蒜皮的琐事缠住了。”

他对自己在法国的生活满意度打80分。他不会说法语,但也能勉强过活。他主要在家里上网办公,如果必须要出门去某处的时候,他也会很开心,因为巴黎很小,出行骑自行车就足够了。这里也没有像是日本那样挤满上班族的地铁。还有食物。不需要下馆子也能享受到餐厅级别的饭菜。而且你在家里也能做;超市卖的饭就是这么美味。

事情并非十全十美。他骨子里还是日本人:守时很重要,让他很崩溃的是法国人似乎不太介意让别人多等一会儿。送货上门服务送晚了,司机根本不会说声抱歉。而且时不时还出现电力故障。他曾经有一次坐火车去机场,结果火车半路抛了锚,他也错过了自己的航班。

这些会是他回到日本的理由吗?想都别想。“看看比你大5岁的人,”他说,“看看他们都赚多少钱。如果5年后你对这么多的工资感到很满意,那么日本很适合你。”但并不适合他。

本文译自 JapanToday,由译者 Diehard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赞一个 (34)
104727

PREV :
N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