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医生完成了一项开创性的手术:世界上第一例阴茎和阴囊的完全移植。不久前,根据医疗报告,移植接受者(美国一位因伤退伍的匿名军人)“有完整的身体感”且恢复良好。

这名未透露姓名的美国军人当时在阿富汗服役。所在的巡逻小队遭遇塔利班武装的袭击,他去救护一名同伴时,他踩到了一颗简易地雷。

死里逃生的男人告诉记者:“一瞬间天翻地覆,我挂了。我记得最后的想法是:'糟糕。'”

在爆炸中,士兵失去了大部分腿,生殖器和腹部。当时是2010年。

根据医学文献,2006年在中国广州,医生完成了历史上第一例阴茎移植手术。作为先驱,移植接受者付出的代价非常高昂——不久后就出现了并发症,开始了排异反应;可能是由于血液供应不足,器官显示出坏死的迹象。

另外还有心理上的问题——包括患者妻子提出的反对意见——仅两周后又切除了移植器官。

尽管如此,约翰·霍普金斯医院的重建外科专家对他们的士兵很有信心,他们于2013年开始接触,认为他是移植手术的理想人选。尽管他们又用了5年时间做准备(包括在尸体上进行的大量实验),方才有付诸实践的机会——出现了最终可用的器官捐献者。

在这段漫长的过渡期里,医疗工作者又完成了3例成功的阴茎移植手术:两例在南非,均针对因包皮环切引起的感染而不得不切除阴茎的患者;另一例涉及一名美国男性,该男子因阴茎癌而切除了一部分生殖器。

然而,士兵的问题要严重得多。所以,为他设计的手术极具雄心,涉及将包括阴茎、阴囊和下腹壁在内的组织整体移植,这是前所未有的壮举。

总的来说,整个移植组织超过2千克,尺寸约25X25厘米。

其中的步骤充满挑战——要在显微镜下将数百毫米长两毫米宽的细小血管缝合在一起——由11位的外科医生经过14小时的奋战,最终完成了手术。

更重要的是,在之后一年多的时间里,医疗团队报告说,患者的身体恢复良好,器官及其重建的神经连接功能正常。

病例报告中写道:“勃起接近正常,且有可以达到高潮……生殖器有正常的触感……患者可站立小便,没有劳累,尿频或尿急,尿不尽的问题。”

尽管手术涉及阴囊移植,但在与生物伦理学家协商后,医生团队选择不移植供体的睾丸。

他们在去年的《卫报》上解释说:“如果我们移植了睾丸,那么受助者可能会生出一个有捐赠者DNA的孩子。”

另一个特别的需要考虑的因素是,来自供体的骨髓输注减少了士兵对免疫抑制药物需求。目前,他只需要每天服用一粒药片。研究人员希望,随着医学进步,他能够在“未来五到十年”内完全摆脱服药。

未来的事情尚不可知,但完全清楚的是,这例令人难以置信的手术大大改善这位年轻士兵的生活状况。

医生指出,他现在入读大学,可借助假肢独立生活和行走。

“……他对术后的状况非常满意。”

他对《麻省理工科技评论》(MIT Technology Review)表示:“我不后悔。这是我做过的最好的决定之一。”

完整病例报告发表在《新英格兰医学杂志》上。

本文译自 sciencealert,由译者 majer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已打赏蛋友(1): Guuuululu
赞一个 (18)
105454

PREV :
NEXT :